您的位置: 首页 >  西红柿牛肉的家常做法 >  正文内容

小篇的鬼故事

来源:烧菜菜谱大全    时间:2019-03-16




  鬼故事作为民间文学的一种,具有广泛的社会触及面和丰富的时代内容,应该予以足够的重视,下面这些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几篇小篇的鬼故事。

  忙碌的一年将要结束,新的一年将要到来。每年的春节前后,各地都会迎来一波又一波的春运高峰期,这也是春节前最先令人震撼的画面,而在外地读大学的小陈也赶上了春运拥挤时段,其实学校一早就放假了,他要是提早些日子回家,也就能轻松些,可不,放假后的他,还是热衷于继续留在学校学习,而待到了这春节前两天才动身回家,辛亏学校离家不远,几个小时也就能到家了。

  虽说才几个小时的车程,但是路途的奔波,也使他疲惫不堪。这也晚上的九点多了,一下了长途汽车,他便带着浓浓的困意立即截了一辆计程车,此刻,他只想能快点回到家,哪怕只是在家里坐下,喝一杯热水也是很令人抒怀的。

  小陈坐在计程车的后座,任管它穿过大街小巷,红灯绿灯,他都已经毫无心思理会,只是静静地等着,等着看到那熟悉的街道。想起回到家,可真令人兴奋,一年不见,不知道附近的邻居是否有什么新鲜的话题呢。小陈住的那一片区域大部分都是私人屋,以前每值炎夏,大伙们吃完饭都爱坐在一楼的门前扇着扇子闲聊着,所以邻居则成为了生活上成天相对的老朋友。

  想着想着,小陈就已经准备要到家了,因为住的地方不在大道上,而是一些窄窄的小巷,所以他不得不下车,而自己拖着重重的行李,吃力地拖拉着前行。

  此时天都已经黑透了,而小巷里路灯也不多,并且它们都隔着很远,但是小陈可是在这里长大的,正所谓闭着眼睛也能走回家的他根本不在乎这些。

  而他正怀着兴奋的心情边走着边看看两边那些跟自己相处了二十年的房子,那是小张家,那边的就是李婶家,李婶此刻应该在看电视了,电视声还是蛮大的,小陈稍微还是能听得清楚,再前面的就是黎叔家了,黎叔最喜欢喝酒了,而此时,应该在跟二叔喝酒呢,稍微听见几句带点醉意的话语,想着想着,小陈就微微的笑了几下,不是在取笑别人,而是又回到了那个从小长大的地方,不禁令人想起那幼稚的当年......突然,小陈定住了,像被点了穴般死死地看着右手边那郑姨的家......

  郑姨家......怎么......没人了?小陈疑惑地吐出几个字。

  记得去年过年时候,郑姨还跟她孩子到自己家拜年,两家人相处得非常融洽,现在郑姨的孩子也该八岁了吧!可是眼前那郑姨的房子却灰尘密布,那木门则被一条生锈的铁链草草锁上,门上,窗上都是蜘蛛网......似乎许久没人打理了,而最令人心寒的......就是那玻璃窗上......居然有一大块窟窿,似乎被什么硬物撞破,例如球体之类的,不得而知了......

  正在疑惑中的小陈,突然听见咕噜咕噜几声,原来是自己的肚子饿得已经打鼓了,才反应过来要赶紧回家才好,父母都等着开饭呢。再说,今天的重点就是赶紧回家,想到这里,小陈便加快了速度......

  回到了家中,父母立即嘘寒问暖了几句,又说小陈似乎瘦了一些,看到父母一贯体贴的神情,在外生活了许久的小陈心也暖了起来,然后一家人团团圆圆地吃过了晚饭,母亲就给小陈准备了毛巾牙刷之类的日常用品,而小陈则想着上网看看今天的资讯,一要多少钱可以治好癫痫病开电脑,便许久也停不下来,尽管白天的奔波劳累也不能使小陈步入暖床。

  几个小时过去了,小陈才意识到父母已经在很早前跟自己道过晚安了,而他则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四点多了,没看时间,似乎还不觉得劳累,一看时间,则体内细胞都在使劲劝说着要休息了......

  整整一天的劳累使小陈一趟下床便呼噜不停,当他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似乎这漫长的白天觉并没有完全消退疲劳,整个人还是有点昏昏钝钝。

  简单的洗刷之后,妈妈给他热好了午饭,也唠叨了两句便上街买菜去了。而吃过饭的小陈,则又回到房间继续上网浏览着,这一开电脑,不知不觉中又度过了几个小时,直到......

  铃......铃......铃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小陈无意识间接听了电话,原来是一些要好的高中同学,并约他待会去卡拉ok。

  现在?现在才几点啊!小陈抱怨道......便看了一下时间,原来都六点多了......

  好吧好吧,就到......你们点好红酒等哥来吧......小陈觉得既然自己三点多才吃的午饭,现在也没法再吃晚餐了,所以直接出去玩就是了,便答应了......

  能与昔日的同学,好友同聚k吧确实令人兴奋,籍着房间内暗淡的灯光以及魂动的音效,你一首,我一首,甚至到了最后,大伙都喝得有点醉意的时候,便疯狂的抢着麦就是一阵狂吼,玩得确实痛快,可是痛快过后,小陈觉得累了,而这时也已经一点多了,便跟朋友道别打车回家了......

  不久,带着醉意的小陈又回到了家外面的那条小巷子,想着刚才k吧里面那些令人开怀的画面,不禁令他狂笑几下......

  此时的小巷都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了,每家每户几乎都关灯歇息,静得似乎能听见一两声呼噜声,听到这,小陈的困意涌起,加上之前喝了点酒,就更迷迷糊糊了,走起路来也就微微有点左右晃动。

  突然,他就想起了昨晚自己经过这里时,似乎有一个疑问还没解开......对了,就是郑姨家怎么空了?郑姨两母子呢?

  此时的他也就越来越接近郑姨那所房子了,心里疑问还没解开的他,还是会很好奇地想看看房子里面能否有一些蛛丝马迹。

  他远远地看向郑姨的房子,此时也只是距离十米左右。

  慢着......当他看过去的时候,他似乎看到了什么东西而使他背部一凉,毛血管收缩,整个人精神了起来......

  那是......郑姨的房子的窗户上......此时的小陈已经惊悚得浑身发毛了。

  就在那个玻璃窗上......分明伸出了一个人头......而那个人头,就在那个玻璃窗的窟窿位置......小陈头皮一阵酥麻。

  但是酒醉使他双脚不听使唤,因为自己的家是必须经过郑姨的家啊!而在他没发现那玻璃窗窟窿上有个头之前,他已经对双脚下了潜意识指令,所以双脚还是不停地向前走着......

  此时的小陈就只好装作酒醉而强迫着嘴巴哼起了歌.....双眼则看向了另一个方向,转移视线.......他的身子就已经抖到不行,但是为了壮胆也无计可施......

  当他就要走到郑姨房子位置的时候,济南癫痫病专业医院一步......两步......三步......就要到了......

  就在郑姨房门前,好奇心还是促使着小陈的视线往窗上看,因为他并不相信真的有什么人头,他要确认一下,胆子就在一瞬间实施了他对好奇心的满足,而他的视线转移到窗前的一瞬间......

  午夜,有人叫你千万别答应,更别回头看切记、切记

  咯噔咯噔高跟鞋踏在寂静的大街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在阴历七月半的午夜显得格外惊心。

  一袭黑风衣紧裹着一个娇小的女人,她面无表情缓缓走进一条没有路灯的街道里,突然喵的一声,一只黑猫‘腾’地在她面前窜了过去。她没有惊叫,更没有慌张,只是麻木的向前走着突然,她停了下来,迎风而立,两行清泪自她脸庞滑落,滴在地面上。

  她叫梦若离,一个痴女子,她心爱的人在异国他乡出了车祸,她的心也随着死去。所以她期待关于阴历七月半有人叫你千万别答应的传说,能够真实的发生在她身上,她想他,所以她想死

  她和他的相识属于儿时的记忆,凌天,那个她从小就爱着的邻家大哥哥,聪明又有点狡诈,经常带她爬树掏鸟窝。如今她还能梦见他牵着她的手在草地上打滚,在小河里嬉戏时的情景,可醒来时泪湿枕边。

  青梅竹马,长大后顺理成章的恋爱,就在双方父母盘算着要给他们办喜事的时候,公司派他出国学习,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他求梦若离给他一年的时间,梦若离毫不犹豫的点了头,爱不是绳索,她不想绑他在身边。

  一个晴朗的晨,他坐上了飞机,在瓦蓝瓦蓝的天空画了一个完美的弧,消失了

  当时梦若离看着天空,心里还满是幸福。可她又怎么知道那是他们最后的一次见面,他出国还没到一个月就传来的噩耗,他死于车祸,遗体稍后会送回国。

  这个消息无疑是颗闷雷,把她的心炸的粉碎。她像是失去了灵魂的躯体,心已经死了。她轻叹着喃喃自语:凌天!你的灵魂如果在,叫我的名字好吗?我想见你

  没有声音回答她,黑漆漆的马路上静悄悄的,一阵旋风刮过,扬起了大片的冥纸灰,梦若离来不及捂上双眼,右眼忽地一痛,似乎什么东西钻进眼中,她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梦若离

  嗯梦若离清楚的回答着,激动的转身,一个模糊的黑影站在她的身后,她欣喜的迎上去,嘴里激动的叫着:凌天是你吗?

  碰一声巨响,一辆飞驰的汽车把她撞飞了出去,临死那一刻,她伸长了脖子看着前面,那黑影依旧隐藏在黑暗中,可她清楚的觉察到,那不是凌天,她失望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有些事就是多么巧,凌天在国外被个华人偷去了护照,而这个小偷又恰巧出了车祸,一切像是巧合,又像是暗藏着什么玄机。因为凌天回来了,梦若离却因为车祸去世了。

  梦若离的死没给凌天太多悲伤,其实他早就变心了,爱上了一起去美国学习女同事。她还有另一个身份总裁的独生女,这是个天赐的良机。可他不想伤害梦若离,他知道她爱他胜过爱自己,可是爱能住豪宅开跑车,出入高级会所吗?不能,爱情除了甜蜜之外就是无止无休争吵,他不想平平淡淡的过一生,一点也不想。

  看见梦若离的遗像时,他哭了,而且很伤心。这种场合他必须如此,其实他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她一死,省衡水看羊羔疯哪家医院好去了太多的麻烦,不必解释,也不必看她哭哭啼啼的样子,更不会有人指责他背叛了爱情,一切都随着她的死顺理成章的过去了。

  时间就像手掌里捧着的水,慢慢的顺着手指缝无声无息的流走

  转眼间又到阴历七夜半,这一天晚上凌天约了几个朋友去喝酒,席间一位朋友自带了一瓶洋酒,很纯很好喝,但后劲很大。凌天没少喝,午夜回家的时候,脚步蹒跚的走在马路上,嘴里哼着小曲,突然酒劲一涌,他扶着墙猛吐开了

  呼一阵冷风吹过

  耳边若有若无,有人唤他凌天!

  凌天迷迷糊糊的没听真切,摇晃着继续往家走。突然又一句,凌天这次他听得非常清晰,仿佛就在耳边,甚至感觉一股冰冷的气息在他的耳后。忽悠一下,他醒酒了。惊恐的大叫:谁?谁在叫我?被他扯着嗓子一喊,空旷的小港里响起了一阵阵的回音,令人头皮发麻,心发颤。没人回答他拔腿就跑,慌不择路,跑进了一条狭小的胡同时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这个胡同是条死胡同,他想退回去,可是脚被却一股莫名的力量居驱使着向前走去。

  一个熟悉的身体站在胡同的尽头,他慢慢的走过去:梦若离,是你吗?他颤声问道。

  风嗖嗖的刮过,她没有回答。

  梦若离凌天又叫了一声。

  凌天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是梦若离,他敢肯定。他加快脚步向她走去,可突然他站住了,因为他想起她已经死了,不可能会出现在他面前,他恐慌的向后退去。

  梦若离凄惨的声音幽幽的问。凌天,你忘了我吗?你不爱我了是吗?

  他浑身一震,站住了。想想这一年他并不快乐,和富家女的恋爱表面风光无限,背地里他却是她的一条狗,随叫随到。

  爱我一直爱着的人是你。凌天有些哽咽的说道。

  黑影向前跨出一步,那身形僵硬,骨骼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凌天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他害怕。

  黑影停下了,她那张苍白的脸渐渐出现在凌天眼前。

  凌天的汗顺着额头向下淌,嘴里磕磕巴巴的说:梦若离,我爱你,真的爱,可我现在还不想死,你放过我好吗?

  梦若离的脸隐回了黑暗中,冷冷的说:你爱我,为什么不肯和我一起走?

  凌天一时间无语,两只手紧紧搅在一起,眼睛防备的盯着梦若离。

  凌天

  嗯

  凌天眼一花,她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猩红的尖指甲抓住了他脖子上的动脉。

  凌天拼命的挣扎着,痛苦的哀嚎着,求她放了他,末了,一股热流流出了他的双腿之间。

  梦若离轻轻的松开了手,眼里流出两行血泪。他怕她,他不愿和她走,她要强求吗?

  心里一个声音在说:爱他就带他走。

  另一个声音说:不!他不爱你,何必强人所难。

  她犹豫了,手伸出去又缩回了,反复几次,她狠狠的跺着脚,消失了

  夜,忽然恢复寂静,凌天拼命的往回跑,一路上他听见无数个声音叫着他的名字,他不敢回头,不敢答应,深怕她反悔再跟上了。

  他癫痫怎么治那里知道,她就在他的身后,为他抵挡那些想要他命的恶鬼而弄的伤痕累累。他安全到了家,她几乎魂飞魄散。

  爱。终究有太多不忍。

  这个被科技和高楼剥夺的世界,仍有灵性。这是我的好朋友韩小沫体会到的。她告诉我这样的一个故事。她说:请不要将这个故事仅仅当成一场不可思议的经历,这是我难以忘却的回忆。以下是她亲口和我说的。我就记录了下来:

  那是我四五岁时,虽然我的记忆很朦胧,但是那些事仍然清新。大致内容是这样的。

  那是快要到深秋的季节,我在姥姥家。姥姥家是四面环山的,深秋当然是丰收的日子了,我和姥姥妈妈阿姨姐姐们上山去采一些当地的野菜。最漂亮的是山包米了,山包米不是玉米,而是一种长的很像麦穗的植物,我和姐姐们都想采到,听姐姐说不吃的话,把它做成书签放在书里,还有一种山包米香香的味道。那是我才四五岁,更加觉得这种植物神奇,于是在充满诱惑下疯狂的想找到山包米。我不顾大人的管教,比她们跑的都快,我不想让人抢走我的山包米。

  那时小,在那样的树林子里跑也丝毫不会害怕,现在让我再去当然我是不会再去的了。

  在一个破房子前我发现有一株好像她们说的山包米,于是我不顾就把那个东西拔了出来,这是姥姥妈妈姐姐也找到了我,妈妈很生气的说我,怪我一个人在这里乱跑,妈妈说:韩小沫,不许乱跑。我被吓得手中的山包米都折断了。看包米断了,我就哭了,倒不是因为妈妈骂我。但是山包米的根根部分我还是留了下来。带回了家。

  回到家,我就感觉很不舒服,妈妈带我去,可是检查不出到底有什么毛病,那段日子我就是像做梦一样,一个月过去了,我还是不好,我留下的那段山包米无意间引起妈妈的注意,那段已经发黄了,于是妈妈问我姥姥是不是惹上什么脏东西了呢?因为妈妈姥姥当时还是比较迷信的,姥姥找我小姨,说找个人看看吧,小沫一直不好。

  妈妈小姨带着我来到一个法师的,大仙说我的眼睛里似乎还有一种恶狠狠的眼神,那不是正常的,于是妈妈把那段山包米给了法师,妈妈告诉法师,前一段时间上山了。法师还问妈妈在山上有没有喊我的名字,并把当时采包米环境说清楚,妈妈把那破房子什么的都告诉了法师,听法师说,好像是,那破房子里,有什么脏东西,顺着妈妈喊我名字进了山包米,跟我回家了。法师让妈妈倒着拿着山包米,并且蘸上白酒,那个脏东西就不能进家门了。,法师又告诉妈妈什么事,我就迷迷糊糊的记不清了。

  只记得回家后,当晚下的雨好大,电闪雷鸣的,总觉得家里窗外有什么东西,可是又说不清,应该是半夜了,快到12点了,妈妈把我抱到楼下,从楼下把我背上来,并且把山包米给烧了,口里还说着,小沫回家了啊,和妈妈回家了。我就迷迷糊糊睡了。

  第二天我就什么毛病都没有了,法师告诉妈妈再也不能和我同时上山,也不要在回到那个地方,不要再山上喊我的名字。

  小沫的经历让我更加相信世界还有另外一种东西存在,灵性依然在。还有记住一点,在上山玩,不要轻易的叫你的名字,否则...

  
看了小篇的鬼故事的人还看了:

1.

2.

3.

4.

5.

© ms.ijcpp.com  烧菜菜谱大全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